北京:基本阻断疫情扩散 但防控不可能在短期内结束


中国公共卫生和流行病学专家、中国疾控中心原副主任杨功焕也对澎湃新闻表示,自己2月28日到美国,“刚刚来的时候几乎没有人戴口罩,一个星期后,零星有那么一两个人戴,华人多的区域可能百分之七八十的人都戴。”她还观察到,一些快餐店的售货员在销售食品时既未保持适当的距离,也未戴口罩。

“美国在1至2月已经有输入的新冠病毒的感染者,但这些感染者并没有被识别和隔离,病毒在美国不断传播,直到丧失了初期进行围堵窗口期,疫情出现了井喷式的局面。”杨功焕对澎湃新闻表示。

“佛罗里达的海滩上挤满了放春假的大学生、纽约居民挤满了地铁车厢、路易斯安那州的一所教堂继续接待数千人……”BBC描述道,“在全美各地,有无数的例子表明,美国人没有听从公共卫生专业人士的呼吁,避免密切的社会接触。”

莎拉指出,“大部分国家缺乏像中国为追踪无症状携带者所做出的‘英雄式努力’”,而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没有能力做到像中国这样。

3月28日晚,福奇接受CNN采访时表示,美国大概会有上百万人感染,而死亡人数可能在10万至20万。但特朗普在第二日的疫情发布会上却表示,如果政府“不作为”,美国的新冠肺炎死亡人数可能高达220万。

据新华社报道,白宫3月31日预估,即便继续采取严格的防控措施,仍可能有10万至24万民众死于新冠肺炎。纽约市和新泽西州部分地区的停尸房已满,一些医院只能找冷藏车保存病患遗体。

3月16日,美国政府发布全国指令,建议人们在未来的15天内减少聚会与外出。但纽约街头依然人头攒动,戴口罩的人也不多,即便当日纽约州已有1000多人确诊,超过华盛顿州成为了美国新冠疫情最严重的地区。

纽约州州长科莫3月31日也抱怨道,各州和联邦政府都在争夺设备,导致每个人都需要支付更多费用。“这就像在eBay上和其他50个州一起竞拍一台呼吸机。”

医疗资源短缺,卫生系统压力大

“虽然他已经出现了症状,但是急诊室的人认为他症状不够严重,让他回家去自己疗养,拒绝给他做检测。”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徐晓飞在澎湃新闻撰文写道自己一位疑似感染的美国朋友要求做检测的过程,这位朋友第二天打算发着烧开车回到费城检测,但费城方面却告诉他,他不符合检测标准,“只好在家熬着。”